今日成功早注定? 来瞧瞧英格兰如何靠青训崛起

日期:2021-07-12 栏目:赛事直播a
(转自体坛+)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闫羽 不管你喜不喜欢,三狮军团都已经打进了本届欧洲杯的决赛。然后在这英格兰人距离最终夺冠只差一步的时刻,我们也很难不想起他们曾经在青少年足球中所收获的成果:2017年U20世界杯冠军,2017年U19欧青赛冠军,还有2017年的U17世界杯冠军以及2016-2018年的土伦杯三连冠……这似乎说明了一个很明显的事实,那就是英格兰的成功即青训的成功,无论决赛最终结果如何,这里的青训事业已然取得了胜利。 原点:圣乔治公园 那么是否可以这么说:是四年前的青训大丰收为今天的杰出战绩奠定了基础?个人认为这说法倒不算是特别的准确,因为2017年多级青年队的夺冠并不是“因”,而是英格兰青训蓬勃发展的另一种“果”。瞧瞧眼前的三狮军团,我们可能并不难从这支平均年龄只有25.3岁的队伍中挑选出曾经有过“国字号冠军”头衔的选手:福登和桑乔是U17世界冠军,芒特和詹姆斯是U19欧洲冠军,还有卡尔弗特-卢因曾在U20世界杯决赛上打进过制胜球。但从比例上来说,这些“冠军成员”并不足以组成现时英格兰队的核心构架,尤其是作为凯恩替补的卢因,截至目前本届欧洲杯的登场时间还不到20分钟。 不过也别误会,如今的三狮虽然不能说是当年冠军幼狮的延续,却也并不影响英格兰的青训事业得到全世界的认可。就像上文所说,青年队冠军是一种“果”,而成年国家队取得佳绩自然也就是另一种更大的硕果。至于“因”,我们或许应该把目光聚焦在英足总过去十余年对青训基础建设的投入上。这里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关键词:“圣乔治公园”,那里坐落着英格兰的国家足球中心,是他们各级男女足球队的训练基地。但圣乔治公园所拥有的并不仅仅是先进的训练设施,它还被称作是“英格兰足球的牛津剑桥”,肩负着为这个国家输送教练人才的重任,另外不少关于足球的理论分析和研究也在这里进行。 在上世纪,英格兰并没有独立的国家足球中心。英足总专门负责培训青少年足球教练的“人才基地”设在利勒夏尔,那里也是英格兰的国家体育中心之一。由于设备陈旧和经营缺乏资金,这一培训机构在1999年宣布关闭。当时英格兰足坛曾有一种声音,认为各俱乐部的青训培养体系已经十分完善且经营方式更加灵活,用来替代所谓的“国家培养”完全没有问题。不过也有有识之士指出,应该向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等足球先进国家学习,尤其是法国,他们在1998年夺取世界杯冠军之前可谓是曾卧薪尝胆10年——位于克莱枫丹的法国国家足球技术中心建成于1988年。 2001年,在时任技术总监霍华德·威尔金森的主持下,英足总就用200万镑在伯顿市买了一块地皮。不过新建国家足球中心的计划最初进展得并不顺利,由于足总高层的人员变动以及重建温布利球场的耗资巨大,这一“光花钱不赚钱”的方案不断被推迟甚至一度被搁置,英足总还动过卖掉土地止损的念头。直到2007年,三狮军团折戟欧洲杯预选赛,痛定思痛的英格兰人才做出了两个重要的决定:其一是重新走聘请外教的路线,请来了卡佩罗担当国家队主帅;其二就是影响更为深远的,重启修建国家足球中心的计划。 威尔金森 “就更长远的未来而言,在伯顿的决定要比谁执教英格兰更加至关重要。”这是威尔金森在2007年底发出的呼吁。由于“政见不和”,这位技术总监2002年就离开了英足总重返俱乐部工作,2004年还曾去往上海申花短暂执教。曾几何时,这位在前英超时代拿过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的前利兹主帅被认为是“过气教头”,但现在,身为英格兰足球教练协会主席的他已然被视为是英格兰队能重新走向巅峰的“挖井人”。 “很难想象,像英格兰这种体量的足球国度,竟然没有属于自己的,用于发展他们整个足球教育的总部和场地。”这是2007年,时任英超阿森纳主帅温格所发出的感慨。不过在2008年足球中心计划正式重启之后,英格兰足球便逐步踏上了威尔金森所设想的道路。2012年,耗资高达1.05亿英镑的圣乔治公园正式建成开放, 三狮也从此有了自己的培训中心。这里不仅仅是打造各年龄段的国脚,更为重要的还有培养包括青训教练在内的各种配套人才。然后5年过后,他们就开始在国际青年赛事上收获成果。而到了2021,英格兰队杀进欧洲杯决赛,圣乔治公园所带来的“长远效益”看上去比当年法国建成克莱枫丹的效果来得还要更快一些。 发展:感谢英超和俱乐部 作为英格兰青训腾飞的重要因素,圣乔治公园不能不提,但也不必过分神话,因为它绝不是唯一。拜特别爱炒作的英国媒体所赐,在全世界球迷的印象中,英格兰球员“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概率似乎并不算低。而在今年3月举行的欧洲U21青年锦标赛上,幼狮们也丢过一回脸,小组赛1胜2负垫底出局。但这能代表英格兰青训还是“徒有其表”么?倒也不是,因为更好的苗子在俱乐部出头更早,青年队并不是他们的常驻地。 举两个例子,2016年未满19时就被荷兰人范加尔放入曼联首发阵容的拉什福德,在英格兰的各级青年队中就正式比赛出场不超过10次。而身为2017年U17世界杯冠军队成员的桑乔,其实对最后的夺冠贡献也不大。当时刚得到英格兰小将不久的多特蒙德并不情愿在10月份长期放人,所以桑乔只踢了小组赛就离队回到德国。而这两位的经历正好能够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英格兰各俱乐部的青训系统有着很强的造血能力,二来就是英格兰的年轻一代更敢于走出去甚至走出国门,也拓展了他们的生存空间。 多年之前,效力于英超阿森纳的西班牙右后卫贝列林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谈到英西两国青训的差异。在这位前拉马西亚学员看来,英超俱乐部的育才模式有不少先进之处,更适合培养职业球员。比如他们会有很多科学检测和数据分析,“我记得我做了水合测试、身体脂肪测试、运动能力测试......然后在比赛和训练结束后检查各项数据。而当我在巴塞罗那的时候,一切都只有足球,这是完全不同的理念。”据贝列林回忆,在英格兰踢青年队、预备队比赛也和在西班牙不同。后者大多数时候都是和同地区的球队比赛,而在英超却需要走遍英格兰各地,年轻球员从很小的时候就要四处旅行在旅馆过夜,这也是成为一名职业球员所必须习惯的体验。 也许阿森纳右后卫的说法并不代表全部实际情况,但英格兰俱乐部注重科学育才这也是不争的事实。2011年10月,一项由英超牵头,命名为“精英球员成长计划”的方案在与72家英格兰低级别联赛俱乐部的商讨中投票通过,并于2012年开始执行。它取消了此前青训队只能在90分钟车程的范围内招收学员的地方壁垒,允许优质的青训营吸收更多的优质幼苗。同时也划分了新的青训营等级,四个级别都有明确的硬件要求,尤其是最高级别的青训营必须配备不少于18名的全职教练,年投入也不得低于250万英镑。再加上对18岁以下球员转会补偿金的硬性规定和全面改制青少年联赛,各俱乐部培养本土球员的热情在总体上回升,年轻选手也得到了更多被专业教练指导和上场锻炼的时间。 另外感谢“外援注册不得超过17人”的本土政策以及近年来英超的“动荡”,本土年轻球员被外援抢走位置和出场时间的情况也正在逐渐减少。在切尔西,由于俱乐部一度被国际足联禁止转入,本土新秀也就在2019-20赛季成为了蓝军的支柱,这也促成了芒特和詹姆斯的飞速崛起。而在曼城,天才福登一度都让人以为他被瓜迪奥拉遗忘了,但随着大卫·席尔瓦的离去以及疫情影响了足球经济,锻炼福登重用福登也就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另外还有阿森纳的衰落,也促成了萨卡等年轻一代的脱颖而出。 这里还有一组数据对比:在过去的一个赛季里,英格兰球员在英超所有比赛首发中的平均占比为37.9%,为12年以来最高;而在2018年,这一比例一度低到过24%,也曾让三狮主帅索斯盖特公开表示过担忧。显而易见,英格兰青训的发展形势已经越来越好。而对于英格兰国家队来说,他们除了自产人才还有“挖墙脚”这一招。此番征战欧洲杯,索帅的后腰爱将赖斯可是曾经代表爱尔兰出战过3场非A级赛事,到2019年才反悔投奔三狮的怀抱。另外格里利什也有爱尔兰血统,直到2014年都还曾为爱尔兰U21青年队出场。 不过无论赖斯还是格里利什,他们其实都是出生在英格兰,由英格兰的青训体系所培养,所谓挖脚更像是收回成果。与此同时,英格兰倒是已经被老冤家德国挖走了一些人才:本届欧洲杯入选了德国国家队的拜仁中场穆夏拉,曾是切尔西青训梯队的一员,并多次入选英格兰各级青年队;而今夏帮助德国U21拿下欧青赛桂冠,并斩获该项赛事金靴的中锋恩梅沙,同样是前幼狮成员,也是曼城的预备役。 两位出生在德国的尼日利亚后裔,在经过英格兰的培养之后选择了德国,这会是谁的遗憾?然而无论如何,它所体现的都是英格兰青训的强大。 免责声明:文中图片、文字引用至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联系删除! Tags: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mail-jp.net/saishizhibo/20210712/103.html